╰尒、囡Ren

心若向阳 无谓伤悲

    谭宗明与安迪他们就像一对久经沧桑的知己,却有保持着克制与尊重,这份情谊不是爱情,却超越了爱情。犹如柏拉图爱情。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绝不是仅仅是友谊,也许如父亲一样可以信任,相互迷恋,又彼此尊重,他们的爱情很美好。
        老谭对安迪的深情,就像“我爱你,你随意”那样,对他而言,爱不是占有,安迪或许会一直走在他的轨迹里,结婚生子,而老谭就像一位骑士一样,默默的守护着她,陪伴着她。

奥黛丽赫本和纪梵希,他们之间最好的诠释就是:我爱你,你随意

        2014年5月4日是赫本诞辰85周年的日子,她几乎被全世界所有媒体推崇为20世纪最完美的女星,她甜美的笑容,如同阳光般温暖;出尘的气质,犹如坠落凡间的天使。乃至今天她仍是是一个传奇的女子,她是不可复制的经典。

        赫本是少女式的,甚至到了晚年,她微笑的样子,还是能找到当年安妮公主的影子。这个女人的一生真情真性,所以到了晚年依然清澈如水。我们难忘赫本、怀念赫本、热爱赫本,那是因为我们对于她身上所凝聚出的真善美,依然有着无尽的向往。

        1953年,出演电影《龙凤配》,这是美国派拉蒙公司为赫本量身打造的电影,也因为这部电影服装上的要求,让年轻的赫本与时尚大师纪梵希相遇了。有人说赫本和纪梵希,大概就像俞伯牙和钟子期,遇见便是一生的知己,我懂你之才,你欣赏我之美,实在是天造地设。可是在我看来,他们是以另外一种方式生活在一起的“夫妻”。

        1927年出生的纪梵希家庭条件优越,因为家里有矿,因此他的家人并不赞成他做时装,而是希望他板板整整的做个律师。好在当时的纪梵希足够坚持,才有了后来的种种。就连LV总裁都不得不承认:“他是让巴黎登上时尚界之巅的设计师——贝尔·德·纪梵希”。他与赫本的相识本事阴差阳错,赫本挑选衣服时本来选定的是巴黎世家,但是由于时间的差池,赫本才找到了纪梵希。

        纪梵希说,他见到赫本的第一眼是此生中最难忘的场景,“当我打开了工作室的门,一年轻的女孩飘然而至,身形纤细高挑,有一双小鹿般的眸子。短发,穿着休闲窄脚裤、白衬衫、平底鞋,水手帽上还系着一条红色的缎带。”也就是这样,他们结下了一生的梁子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赫本身着纪梵希设计的白色礼服出演《情归巴黎》受到广泛关注,而纪梵希也逐渐受到了国际上的关注与认可。赫本曾说过:“以后我的每一部电影,都要由纪梵希为我设计!”也正是因为赫本这句话,纪梵希真的承包了赫本一生中绝大多数的衣服!

        但印象最深刻的还是《蒂芙尼的早餐》中,那个经典的开场场景,奥黛丽赫本走下出租车,站在Tiffany的橱窗前凝望里面那些高贵的珠宝时,身上穿着的那件优雅小黑裙就来自纪梵希先生之手。

        纪梵希为奥黛丽设计的戏服包括了《滑稽面孔》 、《午间的爱》 、《蒂梵尼的早餐》 、《谜中谜》 、《灼烧的巴黎》 、《怎样偷窃一百万》等等,甚至还包括赫本的第二次结婚,赫本儿子受洗时她所穿的礼服,受洗袍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 除了为这位知己设计衣服,他还亲自为赫本设计专属于她的香水,还有一个听着就让人遐想非非的名字“禁忌”!纪梵希对赫本说:“这是送给你的香水。”赫本听罢,俏皮的回应道:“既然是送给我的,那别人都不可以买。”这只不过是奥黛丽·赫本一句玩笑罢了,他却记挂在心。
后来,这款香水在调制出来的头三年里,真的只供赫本一人使用!直到三年后,赫本为了回馈纪梵希先生的心意,她本人决定将它投放市场,并为其免费代言。“禁忌”,这款由纪梵希为她度身研制的香水,也成了赫本这一生唯一使用的香水!
香水上市后,赫本坚持自己花钱从商店购买,这让她的丈夫和经纪人甚为不满。丈夫认为应该免费才对,可赫本却说:“纪梵希可是付钱看我的电影的呀!”这份属于他们二人之间的精神默契,旁人虽不能轻易心领神会,但也由衷敬佩这份不愿意被金钱污染的纯粹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 赫本与纪梵希在工作中是最默契的搭档,源于这两位对于梦想的渴求和对待事物的完美主义都惊人的一致。这两人对待工作都是极其的专注,并且竭尽全力,服装的每一个细节都要做到完美无瑕,赫本可以为了试装几个小时纹丝不动,这种毅力纪梵希也同样有。

        赫本和纪梵希相互陪伴了彼此42年的时光,赫本生病时,纪梵希总会陪在她身边,一起出席活动时,两人也总是牵手相伴。步入晚年,这对挚友经常并肩走在塞纳河畔,像一对经历了世事变幻却温暖如初的眷属。

        纪梵希从来都只是亲吻赫本的额头,吻得亲切,但又无关暧昧,有着绅士的优雅与礼貌。在赫本辉煌而又坎坷的一生中,爱过许多人,值得与不值得都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纪梵希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他看着她从籍籍无名的小演员长成时代巨星,再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。她也看着他,从青年设计师成长为时尚界的巨匠,实现了自己曾经备受家族反对的梦想。

        当赫本确诊癌症无法医治而不能坐普通飞机时,纪梵希便用自己的私人飞机来回接送赫本,并在飞机中摆满鲜花,赫本曾说过:只有他始终记得我的喜好,把我当成小女孩来宠。后来赫本因病去世,葬礼上为她抬灵柩的是她的两任丈夫、晚年同居男友,和一辈子的至交纪梵希。去世前她留给了纪梵希一件大衣,并对他讲,如果感到孤独就披上它,这样就好像他们还在彼此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 她逝世两年后,纪梵希便宣布退休,这世上再也没有能够与他的作品交相辉映之人。纪梵希先生总是说:“我们之间,有着比婚姻更长久的爱。”

        纪梵希一生未娶,很多人说是为了赫本,但不论原因是怎样的,他们的感情始终令人羡慕。他们之间给了一句话最好的诠释:我爱你,你随意。


虽然与苏凰没有任何关系 但还是被书名吸引了

生命本身就有限,又何必在乎它何时终止。能够在一起的时候,自然而然在一起,就已经是人生很大的馈赠。而能享尽这时光里的每一刻,等到结束的那一天,回头也不会遗憾。


宗主一直认为自己将会是霓凰的负累
可他一直是她的依靠以及信仰,那怕是在没有他的那十几年的时光里。

浮生万物里
所有的重逢都不如初遇

他们彼此相爱 彼此成就 彼此理解
做彼此的欣赏者

纵然斯人已去
而深情依旧在岁月中静水流深 生生不息

故人往事皆化尘
随风终散去
唯风骨不减半分

血脉断 风骨存
碑无名 忠骨在  
血仍殷 豪情丈
地狱归 赤子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所认为最深沉的爱
莫过于分开以后,我将自己,活成了你的样子